祈福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万象更新,人们怀着虔诚的心意,祈求来年幸福美满、平安顺遂。观音山让粤港澳大湾区的游客朋友们逐渐地形成了一种“观音山”情结,人们喜欢到这里踏青、游玩、登高......每到春暖花开之际,市民朋友们更是不放过登高祈福的好时机。

记者观察,现场已经有大量游客早早地赶来登顶观音广场上香祈福。张老先生是土生土长的东莞人,每年祈福这事儿他不敢有一丝懈怠,今早带着全家三代五口吃过早餐后驱车前来观音山祈福。“从我记事起,就跟着爷爷到各处灵验之地全家一起祈福了。”这是张家的家庭文化,来观音山是听说这儿的观音很灵验。“来这不为别的,每年都只为新的一年家人平平安安。”张老先生说。

除了老年人携家带口而来,年轻人也不负青春年华的朝气。25岁的马先生没有祈福的习惯,“就是想周末出来走走,开心就好。”马先生在登高途中发现虔诚的人很多,不自觉地心里也变得真诚。“登上观音广场,刚巧碰上有祈福法会,希望家人能平平安安,健康快乐。”

记者在东莞观音山采访了解到,除了大量市民前来观音山祈福外,也有不少企业“组团”前来观音山祈福公司发展顺利、机遇无限。其中,深圳一家IT公司的负责人就带领员工前来,他表示,“公司大部分都是90后,我们注重发展的同时也想着为大家谋更多的福利,刚开工就前来祈福希望公司发展顺利,今年有更大的成绩。”

3月6日,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董事长黄淦波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20年来,观音山积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及品牌影响力,形成了成熟的营销模式,有一支团结奋进的团队,有广阔的发展前景。观音山公园发展的近景与远景目标是:在未来3-5年内,将公园建设成为达到国家5A级旅游标准的风景名胜区;30-40年内打造成为中国第五大佛教名山。与此同时,公园依托森林资源,积极探索森林养生、森林体验、森林康养等健康旅游新模式,加快发展多元化、多层次的森林旅游新业态,助推新旧动能转换,守住绿水青山,留生态名山,文化名山于后人。

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规划,不仅要生态优美、还要产业兴旺、更要文化兴盛。黄淦波告诉记者,景区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的同时,更注重创新发展,根据全域旅游的行业发展态势进行战略部署,统筹推进各项任务和活动的落实,彻底转换园内发展动能。通过旅游发展,不断提升市民游客参与感、舒适感、获得感、幸福感,夯实“文化名山”品牌美誉度、市场竞争力和旅游产业的综合贡献度,以实际行动实现健康生活、欢乐旅游的景区发展愿景。 

东莞观音山印记:黄淦波,奋斗不息不言悔,风雨兼程不止步

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董事长黄淦波。

在南粤东莞有一位知名企业家,他就非常开明大度,不急不躁,稳中求稳,深明大义,放眼未来发展,面对挫折,面对世间袭来的寒风冷雨,面对不良人为刺来的暗剑,他见招拆招,理智回敬。 

面对挑衅,他仍闲庭散步,笑看白云苍狗。他把一切坎坷不平的路踩在脚下,把一切人为不利的外在因素当成宝贵的社会经验。他以惊人的毅力和韧性,用自己的真情和大爱,精心编织了一张生态旅游大网,倾情罩住了一座大山,从此让青山更青,绿水更蓝。

面对困惑,他用宽广的胸怀凝聚了一个坚强的团队,他用一往情深的亲和力感动了许许多多的社会大众。面对芸芸众生,他用高雅的人格魅力吸引了千千万万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观光游客和文人墨客,向往一座青山,心系一座青山。

生活中,他是一位普通的社会公民。但在事业上他又是一位见多识广的强者,他被国内《人民日报》、《中国环境报》、《中国绿色时报》、《人 民网》、《今日头条》等数十家高端传媒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全方位进行宣传报道,并享誉极高盛名。这位人中豪杰和神秘的人物就是——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的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董事长黄淦波。

“小不忍则乱大谋”,他的良知,他的理性应对,铸就了他一生的辉煌。正直——做人的内核。从以上这些方面可以体会出黄淦波的人格魅力和为人谦和的高雅性格。面对七七八八的社会现状和人为不利的外部因素,他不计较。

在逆境中,人要学会忍受,学会取舍,学会自强不息,要找个理由活下去。翻开观音山的建设史,其实是一部百废待兴,波澜壮阔,但又好事多磨,参杂着涟涟泪水的发展史,无不令人惊叹和沉思。 

常言说:“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人一时的忍辱负重,可能造就日后的辉煌。黄淦波就是这样的男爷们,有时在极为不利的环境条件下,选择了冷处理,避免了在最无聊的事情上把自己置身于最大的不确定之中。

改革开放以后,一座城变了,一座山也变了,都变靓变好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东莞和观音山。“走了一城又一城,城城像农村。走了一村又一村,村村像城镇。”这是改革开放以后东莞城市化建设中的奇景。在东莞那一片连绵起伏的青山中,唯独观音山的文章做的是最精彩最绚丽的。青山妆点了城市的绿,城市渲染了青山的静,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山与城环环相扣,层层交融。直言不讳地说:如今的观音山是东莞甚至是广东向外界展示的一张美景名片,一张能够放心甩出,并能够焕发出奇异光彩的名片。这要感谢一个人,一个带头开拓观音山,守护观音山,捍卫观音山的勇者——黄淦波。

每一个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决定自己的未来。1999年,刚起步创业,且大有作为的黄淦波审时度势,怀着极大的勇气和胆识与樟木头当地政府正式签定50年的合作协议书,开始重建观音山这项浩大的民心工程,拉开了他在改革开放的洪流中大胆创业的序幕。

创业不易,守成更难。强者就是强者,有耐力,有毅力,有韧性。那些年,在观音山的发展建设如火如荼的时候,也正是有一双双无形的魔掌,竭力想摧毁观音山的时候。那时候,也正是黄淦波顶着压力,艰难前进的时候。尽管外边狂风暴雨,而他却把一切精力投入到观音山发展建设这个大局上来。他风雨兼程,见招拆招,你闹你的,我建我的。他相信凡事都要遵循一个道理,讲一个道理,天底下总有一个讲道理的地方。天总有晴日,狂风暴雨不可能长久地狂虐下去。有些人私下里搞小动作,登不了大雅之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成天想算计别人,想致别人于死地的人,最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世间轮回,上苍有灵,恶人不会善终。

黑暗与光明,仇恨与爱慕,都不可能来自同一个心灵。中国从盼望温饱到盼望环保。从当初的求生存到现在的求生态。当今社会,绿色环保,生态宜居,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在20年的发展历程中,观音山已经完全不再是过去那座荒山,这一方碧绿已经成为传承岭南源远流长的宗教文化,人们乐于踏此祈福游玩的理想之境。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的黄淦波此生结缘观音山,拥有祈福地,也倾注了情和爱。面对所经历的这么多东西,他也释然,他也醒悟,他也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天下可以愤怒的东西有很多。为了事业的成功,我不会挥霍我的愤怒。同样,我也不会忽略每一个朝我迎面而来的微笑。”他是一位懂得感恩的智者。

现在的观音山可以说是已经阳光普照,又迎来新的发展时期和良好机遇。当提及以前接手观音山之初的情景,黄淦波说他不后悔,他说他选择的是生态绿色事业,就要去保护森林,让人生的重大选择继续发扬光大下去。这一片大森林,这一片绿洲,30年以后、50年以后、100年以后、甚至1000年以后,它就会成为广东省乃至全国一个重要的保护区域,它将惠泽着一代又一代的子孙后代。所以,建好观音山,它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都非常重大。

一生打拼,一生辉煌,也一身疲惫的黄淦波,他选择的生态文明事业是对的。他同观音山一道经历了20年的风风雨雨,走过了20年的艰难历程。面对如此巨大的人生成就,黄淦波对此感触颇深。他说:“人的一生,能为社会做些有益的事,能为国家留下一份文化遗产,我无怨无悔。”   

尽在一叶菩提中

——三上观音山记

三上观音山了!

一个“三”字,让天下人敬畏。中国的本土哲学认为三生万物,三是“自然的始祖,万殊之大宗”。基督教最崇尚的数字就是三,它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符号。至于佛教的三,三门,三昧,三宝,三界,三法印……更是我这等俗人一生难以理解的哲学密 码。我只能作最简单的解释,与观音山的缘,是我前世的因。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修得今生的擦肩而过。三上观音山,或许要三百年为石,为探路人筑路铺桥;三百年为树,供饥寒者取火摘果。芸芸众生,谁人能够通晓自己的前世?其实,前世也并不那么渺茫,当今的处境就是前世布置好的无形无字的碑林;也不必再苦思冥想前世的业,重要的是走好这碑林中的每一步。

想起尽人皆知的一桩禅宗公案,宋代某位老僧三次登山有感:观山是山,观水是水;观山不是山,观水不是水;观山还是山,观水还是水。千百年来,对它的解读称得上江河不息,去向大致如一。更有众多的学佛参禅者把它作为值得效法的妙径。我虽是红尘中人,亦贪亦嗔亦痴,对这个公案却也苦苦思索过,然而,愈是思索,愈是不解,以至大不敬把它视为一个故作高深的“伪禅”了!身为老僧,慧根深植,第一次登山,断断不会只看到静止的物理的世界吧?即使第一次为表象蒙昧,第二次果真看出了事物的本质,不是山不是水,而是朵朵野花皆是妙谛,竿竿修竹无非法身,那么,第三次的还是山还是水,又作何解释?历代的童心无我、器道之别等等的说辞,在两次否定的矛盾中,委实是附会、孱弱了!这种绕口令的禅,远不如苏东坡的一首诗能够启发迷津: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到时无一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只所以谈到上面的公案,是为我这个俗人做个比照。三山观音山,我可以说一直是观山是山观水是水;我也可以说,一直是观山不是山观水不是水。观音山是客家小山,四围层峦叠障,该嵯峨的嵯峨,该隐约的隐约,都是观音山的守护者。2014年的初夏,一场新雨后,四围山峦的绿顺势而泄,把本来就滴翠流丹的观音山装扮成天下艳极之地。坐在逶迤流畅的观光车上,身子有了一种悬浮的感觉,心中的惬适是一分兰香一分梅甜一分棉柔,这般滋味与达摩一苇而渡的自在潇洒庶几相去不远了。见到观音菩萨的雕像,心境陡然变化,一种莫名的惊悸油然而生。在大地与蓝天之间,这尊雕像巍峨壮丽,雕工精妙,法相庄严,栩栩如生,观音菩萨一手握净瓶,一手施无畏金刚印。不时有洁白的云朵从她身前身后游过,使她的表情更为清晰。仰观之际,观音忽焉蔼然于咫尺,适才那一瞬的惊悸也在一瞬而去,眼睛也在这个瞬间模糊与湿润了!在我和家兄出生之前,有两个哥和一个姐夭折了。父亲是精通周易的中医,他深夜占卜,白天到祖坟上祈祷,终究不能摆脱内心的恐怖,只好去了观音庙,焚香跪拜,请僧人颂了《普门品》。此后的十几年里,才有了我们兄弟姊妹四人的诞生与平安。父母一直信服观音的大慈大悲,她的广大灵感,她的布施无畏。我和朋友们一起在观音圣坛上绕行三周的时候,双手合十,心雨婆娑,感恩并为家人的平安幸福祈求庇佑。

首上观音山,最大的惊喜是知道了这几乎是一次“寻根之行”。全国各地的观音寺庙不可胜数,岂知,东莞的这座山才是观世音菩萨初抵中华时的第一驿站。后梁时期,山顶上兴建起一座观音禅寺,梵音绕山,香火透云。这一带的百姓,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可叹之后的千年间,兵燹、火患、灭佛,屡遭劫难,观音禅寺竟为废墟。幸运的是,当今的贤达之士有志发掘文化宝藏,重现古寺盛景,十五年呕心沥血,如今的观音山已成为国家4A级森林公园与佛教名山,这尊高33米,重达3300多吨的观音像也是世界最大的花岗岩雕像。

下山前,主人们请我们喝杯清茶,尝尝水果,这水与果都来自观音山。蓦然想起庚信的话:“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下山途中,我用一块小石子在山壁上轻轻写上“饮流怀源”几个字。我知道它经不住一场风雨,却相信有一种心绪嵌入山体。

二上观音山,是次年的晚秋。北方的山林已显凋零了,南方仍是满目葱茏。登高远眺观音山四围的山峦,依旧是该嵯峨的嵯峨着,该隐约的隐约着。登高俯视,山谷里不知何时生出了大团大团的白云,看似蒸蒸欲上,实则是悠悠移挪,景物与游人只在云朵里出没,观音山尤其显得神秘与幽静了!在圣坛上礼转三周的时候,脑子里再无丝毫的念想,不知有物,更不知有我。一滴微凉的水珠弹在我脱发的头顶,抬头看天,湛蓝无比,就猜想水珠来自观音的净瓶,顿时感到耳聪目明,口生香津。在走下圣坛的那一刻,蓦然于白云的空隙里,遥遥发现一个轻轻抖动的白练从山上倒挂下来。听陪同的主人讲,那是瀑布,观音山有着岭南最大最为壮观的瀑布群。虽然时令不巧,无福观赏,那一线白练,亦能为人开启智慧之门。道教认为善的最高境界如水,所谓上善若水。佛教更直接地说佛理若水,水喻示着菩萨的十种善法。想想观音山的水,在利万物之余,又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跳,涅槃为壮丽绝伦的瀑布群,让人们洗却旅途的风尘与内心的烦扰。而在聪慧人眼中,见水如佛,瀑布则是一道道挂在山上的经幡。

转山转水转佛塔,是最圆满的行走。记不清我们转的那条山路了名字了,但是能够感受到那是条千年古道。它贴进谷底,七八里路几经起伏,逶迤成大半个圆。石阶上长满了青苔,踏上去茸茸可心,倘若步履轻佻或许要给你一个踉跄的警示。两级石阶之间,那个九十度的逼仄空间里,本无一点儿泥土,居然能长出些红的黄的白的花来,鲜艳妖媚。叫人感慨的是山路两侧的树木。这里有一千多种植物几百种树木,若无树身上的铭牌,我一种也不认得。更让人惊奇的是路边的古藤。粗者如臂,细者如指,上下攀附,左右回旋。有的孤零零一根,笔直而立;有的编织一片,其状如网。行至四里多路时候,前方靠山的石阶旁,一个圆堆形的东西格外诱人,不论其形状还是金黄的颜色,粗看像个面包,细看就是一个刚出炉的面包,闻一闻果有面包的香。同行中有饥肠者,颇有些垂涎了。带路人的解答使人愕然:这是一只毒蘑菇。近一个小时的山路,那些石罅中的小花,古藤,奇树,蘑菇,谁能否认都是等候参悟者的禅机呢?

山路的一端,可见一方约十亩大小湖泊。湖水一清至骨,静若处子,赖在湖水里不动的是白云,匆匆一掠的是鸟痕。陪同的主人说这是感恩湖,有一个古老的动人的故事……此情此景,督促人搜寻记忆,总算找到了宋代的管师复。管师复满腹经纶,不慕权贵,独爱山水,立志一世隐居。求贤若渴的宋仁宗不辞劳苦找到他,请他出仕。管师复毫不犹豫地谢绝了,他指了指眼前的山和水,脱口说道:“满坞白云耕不尽,一潭明月钓无痕。”仁宗只好反复吟诵着这两句诗,怏怏而归。观音山的山水云月,不正是管师复所钟情的世间大境吗?我不知他是不是佛的信徒,但他的行为,真正迈入了无相无作之门。

三上观音山,是在十多天前。农历的大雪节里,观音山依然是山光物态弄春晖。离别两年,观音山的变化非常显著,几座新建的殿堂使观音广场有了宏大的气象,颂经的声音宛如缕缕春风入心沁肺,木鱼的声音譬如甘露滴答滴答润魂润魄。这是我前两次缘浅未闻的。巨大的香炉里,堆满的灰烬及插满的香烛,可以想见香客的熙攘。这里已然成为一座规模宏大、格局高远、建筑完善、工艺精美的无墙的寺庙。无墙的寺庙,更能体现观音菩萨“悲愿洪深尽尘利寻声救苦,普门广大遍法界随类现身”的博大情怀。无墙的寺庙,也更加突出了佛教的宽容,基督博爱,却要求信徒“除了我之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伊斯兰教的信条就是“认主独一”。佛教认为人人皆有佛性,人人可以成佛,即心即佛,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凝视这尊熟悉的观音像,大慈无言、大悲无泪、大善无迹、大智无声,正是天地的良知,日月的魂灵。

发现了观音像身边的飞舞的碎云,仔细看了才知道是白鸽。或者飞舞,或者栖身在莲花座上、观音的肩上、手臂上。前两次瞻仰,看得用心,并没有鸽子。我的一位居士朋友给我讲过佛祖与鸽子的故事。饿鹰捉鸽,鸽子逃到佛祖身上。鹰说如果不吃鸽子我就要饿死了。佛从身上割下与鸽子同样重量的肉,以此解救救两个生命。鹰在一瞬间现形了,他是一个神通广大的王,特意试探佛祖的慈爱。观音山的鸽子是感恩的,修成了观音的侍者,也是观音的信使。此刻,我幻想着有只白鸽从佛像飞来,衔一曲梵音到到我耳畔……我明明幻想,孰料突然成真:我看到一只白鸽倏忽间由佛像向我飞来,扑棱棱的翅膀擦着我的左耳而过。那一刻的惊愕和战栗是无法形容的。蓦然回首,白鸽落到了广场的菩提树上。待我醒过神来走近菩提树,已经不见鸽子踪影,迷蒙中一树的菩提叶扑面而来。我是一个依赖文字生存的人,我知道写小说可以天马行空以至怪力乱神地夸张、虚构。写佛、白鸽与我,我岂敢有一丝一毫的杜撰?!我相信一个人的草籽大小的谎言,都会遭受千株蒺藜的围困。我真想再重述一遍那个突发的瞬间,用细腻的文字。我又想,何必呢?有红日当空,照临不昧;有法像如炬,烛幽洞微。红尘娑婆,尤其要常记古人的训诫: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我不想把这事琢磨成多么奥妙的禅机,这只是一场美丽的充盈灵气的邂逅。每每听到人们在寺庙议论“灵不灵”时,总让我无语。俗谓的灵与佛教的灵有着本质的差别。给佛披上为迷信的外衣,不是佛的不幸,而是人的不幸。佛是万能的,一个人要行窃,佛一声呵斥或者柳枝一拂,那人洗手弃恶,这就验证了佛的灵与万能。那人如若一意孤行,佛就不是万能的了,亦是不灵的了。禅宗故事中,有位读书人心乱如麻不知所措,求道高僧。高僧问他,你面前一粒黄金和一堆泥土,你选择哪一个呢?读书人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一粒黄金。老僧笑道,如果你是一颗种子呢?读书人豁然开朗,带着一身灵气,踏歌而回。这个故事也让我心里明亮了许多,佛做的事,说得简单些,就是为世间送种子、寻觅有缘之物。顽石有缘,可以长出奇花异草;乔木有缘,可以俯下躯干,横卧河谷,一桥成佛。隋唐之前,人们用“象”解释宇庙;隋唐之后,“灵”就成了人们的生命寄托了。

观音山风月钟灵,山水毓秀,是举国少见的聚缘盛地。举办多年的相亲大会,吸引了十万人一年四季从四面八方赶来。至今已近五千对男女喜结连理!多少相思的梦一次次压碎了三生石,多少个滚烫的心经历了一番番轮回的淬砺,是观音山让他们如愿以偿,宿命同福,异体同心,这般山海不能载动的功德,不正是灵的验证吗?

三别观音山,身似浮云,心生一莲。回到济南,找出一块珍爱的寿山芙蓉印材,请当地的篆刻名家刻下一方闲章:“菩提一叶”。